下载之家 > IT资讯 > VR > 元宇宙停滞,这一次不能怪罗永浩

元宇宙停滞,这一次不能怪罗永浩

2023-03-14 12:25:43 小夏 下载之家

手机查看

1. 扫描二维码随时看资讯

2. 请使用手机浏览器访问:
https://m.xiazaizhijia.com/news/20230314/142368.html

在官宣回归科技圈半年多后,罗永浩似乎又显出了“行业冥灯”气质。 他所投身的AR技术领域今年以来不断下滑,多家大厂纷纷传出相关业务领域调整的消息。
 
罗永浩此前曾公开回应过“冥灯论”的话题。 老罗说,“网上有人说什么行业冥灯,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,更多的是时间上的巧合。”
 
罗永浩曾涉足过手机、电子烟等多个创业赛道,但遗憾的是,都遭遇了行业寒冬,直到转战直播赛道才有所好转。 欠下的债,还有足够的资金回归科技圈。
 
而这一次,在AR领域重新出发的罗永浩,似乎又中了魔咒。 不少大公司开始改变风向,让这条赛道的未来变得不那么明朗。
1、元界不香了
进入2023年,元宇宙泡沫破灭的趋势越来越明显。 志在必得元宇宙的两大互联网巨头相继传出裁撤相关业务线的消息。
 
今年1月初,有消息称腾讯XR业务已停止运营。 近日,有消息称腾讯正式解散了XR团队。 团队下属9个中心的约300人将获得两个月的缓冲期,在内部或外部寻找机会。 .
 
从去年到现在腾讯XR团队的相关发展来看,应该已经出现了业务收缩的迹象。 去年10月,腾讯收购黑鲨手机壳搁浅。 次月,腾讯XR业务负责人沉力也宣布离职。
 
虽然腾讯方面回应称暂时没有解散XR团队的说法,但也承认正在改变XR业务发展路径,并进行了相关团队调整。
 
与腾讯一样,另一大公司字节跳动也在进行业务调整。 旗下虚拟现实品牌PICO近期进行了新一轮的人员优化,约15%的员工受到影响。
 
快手元界业务也在今年2月宣布搁浅。 元界负责人马英武已宣布辞职。 马英武在朋友圈发文称:“项目合并或关闭是大公司的常态。 这种决策逻辑在降本增效的大环境下是非常正常的。”
 
国外的元宇宙玩家也做的不好。 首当其冲的就是改名的梅塔。 股价一路缩水后,Meta 2022年营收也出现历史性下滑,净利润暴跌31%。
 
微软和苹果也在重新评估元宇宙的商业前景。 据外媒报道,微软于今年2月解散了成立仅四个月的工业元宇宙应用团队。 而原定于去年发布的苹果头戴式显示设备也再次延期。
 
就在一年多以前,元界还是创新的热门风口,而如今,ChatGPT已经成为新的潮流代表,昔日的宠儿已成为过时的明日之花。
2、元界缺少什么?
行业因为某个人的进入而跌入低谷,当然是笑话。 罗永浩作为行业“追赶者”的代表,早年做网站,后来投身手机行业,也曾短暂涉足电子烟。 虽然这些创业经历都以不尽如人意的方式结束,但总有一些高光时刻。
 
从过去老罗遇到的低谷来看,有的是政策原因,有的是受大环境的限制。 不过这一次,他在元界领域似乎起得太早了,还没等到上市的时机。 .
 
中国电子行业标准化技术协会理事长王连生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前期过高的市场预期和炒作,使得元界产业还没有真正落地就火爆起来。”
 
王连生还强调:“目前,元宇宙产业还处于概念和原型阶段,大规模商业化还为时过早。”
 
现阶段,大企业选择战略性收缩Metaverse业务。 其实这个道理也不难理解。 在商业化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,没有必要做更多的试错,因为在资金实力和流量资源上发挥优势,可以等到行业更加成熟后再入市收割。
 
罗永浩在宣布投身AR领域后,其实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,认为这个行业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走向成熟。 2022年6月,罗永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现在强行卖产品的企业,必须卖一个亏一个。 业内普遍预计,5年左右商业化条件基本成熟。
 
罗永浩和他的团队现阶段所做的,是打造一个消费级的产品,时间窗口大约是五年,每年的工程量是几千人。
 
纵观目前市面上的部分产品,字节跳动PICO的硬件水平虽然过关,但已经很久没有产出爆款内容了。 它是一个“大科技玩具”。
 
不过,腾讯放弃了对黑鲨的收购,苹果也推迟了头戴显示设备的发布。 或许也看到了行业不成熟的一面。 与其在无知中摸索,不如让朋友的子弹飞一会儿。
3.科技圈没什么新鲜事
近年来,科技圈似乎形成了一个怪圈。 每年都有新的产品或概念诞生,吸引各大公司前来竞争。 不知所措,下一个所谓的“风口”已经汹涌而来。
 
2021年初,ClubHouse走红,带动一众“声音概念股”暴涨,音频社交风靡全球,国内多家公司宣布打造中国版ClubHouse,但仅半数 一年后,这种“音响热”迅速平息。 原产品的月下载量下降到几十万。
 
2021年下半年,随着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将公司更名为Meta,Metaverse的概念风靡全球,多家公司纷纷表示将在这一领域重金下注。 但时至今日,各大公司元宇宙业务的现状已如前所述,投机者和追风者都准备离场。
 
如今同样的剧情又在ChatGPT上演,似乎是同一批公司站出来追赶潮流,但结局能否逃过往日的“魔咒”,恐怕 很快就会看到真相。
 
回顾以往的行业经验,这些奥特莱斯神话终结的原因也大同小异。 一开始,大公司都想亲自下场,甚至摆出All-in的架势,但尝试之后发现,由于各种内外部原因,短期内无法增量贡献,甚至有可能 拖累主业,选择退居二线,寻求其他参与方式。
 
这些新技术、新产品的诞生往往具有一定的超前性,否则不会引发如此大的市场预期,但一旦这种预期变成长期蛰伏,部分企业未必愿意看到。 到达。
 
罗永浩在宣布结束AR工作时,初步设定了为团队预留五年的目标。 他一方面在打磨产品,另一方面也在等待行业红利期的到来。
 
“行业冥灯”都已经人间清醒了。 那些希望通过元宇宙实现短期增长的大公司,似乎不得不反思自己当初在元宇宙设定目标时是否真的操之过急。

 

标签 元宇宙
分享到: